Search

影音adc影院

“叮铃铃!叮铃铃!叮铃铃……!”

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,陈天麟完成每天例行的查房之后回到办公室,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。

陈天麟听到手机铃声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,见竟然是柳忠明办公室的电话号码,随即将手机往耳边一凑,礼貌地问好道:“柳院长!早上好!”

“小陈!早上好!你查房结束了吗?如果结束了,就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,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。”陈天麟的话声刚刚落下,电话里马上就传来柳忠明亲切的询问声。

陈天麟听到柳忠明的询问,笑着回答道:“柳院长!我查完房刚刚回到办公室,屁股来没坐下来,您的电话就打进来了,您在办公室稍等一会,我现在马上就过来。”

陈天麟跟柳忠明结束通话以后,将手中的文件夹往办公桌上一放,随后转身朝着办公室外走去。

大约在十几分钟后,陈天麟终于来到柳忠明的办公室,他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柳忠明,笑着问道:“柳院长!你这么着急着把我叫过来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柳忠明听到陈天麟的询问,想到他找陈天麟过来的目的,笑着说道:“小陈!新的肿瘤大楼已经装修好了,所有医疗设备都已经进场,另外再过二十七天,就是咱们医院正式升格成为,国家保健局附属医院的日子,你这边看看都要邀请谁?在周末之前拟一份名单给我,我让办公室写好请帖,然后给人寄过去。”

陈天麟听到柳忠明的话,这才明白柳忠明叫他过来的目的,笑着回答道:“柳院长!医院升格是公家的事情,我邀请朋友来参加医院的升格仪式,这似乎有些不合适吧?”

“什么合适不合适!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们江城人民医院根本就不可能会闻名华夏,更别说升格成为国家保健局附属医院,你绝对是我们医院当之无愧的功臣!”柳忠明听到陈天麟的回答,马上开口反驳陈天麟的话。

陈天麟听到柳忠明的反驳,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想法,谦虚地回答道:“柳院长!我承认自己对咱们医院确实做了一些贡献,但公是公,私是私,我不能因为对咱们医院有点贡献,就公私混谈!”

柳忠明见陈天麟死活不愿意,邀请自己的朋友参加医院的升格典礼,最终也没再勉强,随即转移话题,对陈天麟问道:“小陈!新的肿瘤大楼一旦投入使用,病人肯定会成倍增多,就凭你们肿瘤科目前的医务人员数量,根本就无法满足你们肿瘤科的需求,为了避免新大楼投入使用以后,出现医务人员不足的问题,院里决定招收一批医生和护士,你是肿瘤科的主任,对此你有什么想法?”

日本和服美女樱桃嘴清纯写真

不说等新大楼投入使用,目前他们肿瘤科的人手,早已经是完不够,如果不是因为有实习生顶着,他们科室的正式职工,恐怕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,所以这件事情柳忠明不提,陈天麟也打算近期向院里提出,增加医务人员的申请。

当陈天麟听到柳忠明的话,马上接话回答道:“柳院长!这件事情您如果不提,我也打算过段时间向院里提出申请,过去我们科室的职工,每周都有一天的假期,现在因为患者的增多,许多人已经好久没休假了。”

“至于您提出对外招聘医生和护士的提议我完赞同,不过我认为,除了对外招聘以外,可以从我们科室现有的实习生中,挑选一些表现良好的实习生,毕竟他们在我们肿瘤科已经实习了大半年,对我们肿瘤科的工作流程已经完掌握,用起来要远比新招收的人员更加顺手。”

柳忠明听到陈天麟的提议,赞同地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小陈!你是肿瘤科的主任,无论是对外招聘,还是从医院的实习生当中挑选人员,到时候都需要你自己亲自把关,你看这样行吗?先从实习生中挑选人员,剩余的再对外招聘?”

当初肿瘤科招聘医生和护士的时候,就有许多应聘者为了加入肿瘤科,四处找关系,托人情,所以当他听到柳忠明让他亲自把关招聘工作,马上就明白柳忠明的真实意图,随即笑着对柳忠明问道:“柳院长!您应该非常清楚,咱们医院在许多医科大学和卫校学生的心目中,绝对是一个香馍馍。”

“一旦我们医院招聘医生和护士的消息传开,肯定会有许多应届毕业生到咱们医院来应聘,而我挑人的宗旨就是宁缺毋滥,到时候如果有些关系户找上你,你该怎么应对?”

柳忠明听到陈天麟的询问,忍不住笑了起来,开口回答道:“小陈!我当然知道你的选人标准,否则我怎么又会让你负责应聘工作,至于那些找我的关系户,我就直接往你身上推。”

柳忠明的方法固然能够杜绝一些关系户,同时也会得罪许多人,毕竟在当下这个社会许多人情世故是无法避免的,陈天麟听到柳忠明的回答,想到柳忠明届时将要承受的压力,陈天麟稍微沉思了一会,这才开口回答道:“柳院长!您毕竟是咱们医院的院长,如果你告诉那些关系户,招聘工作不是您说的算,估计那些关系户压根就不会相信你的话。”

“咱们华夏凡事都讲求人际关系,在这样的前提下,我们根本就无法完杜绝那些关系户,为了避免因为工作得罪人,我看咱们干脆安排一场考试,只要通过考试的应聘者,才有资格进行面试,这样咱们就可以从源头上,杜绝那些没有真材实料的关系户。”

柳忠明听到陈天麟的建议,让他感觉眼前一亮,开口赞同道:“小陈!你的这个建议非常好,无论是谁托关系找上门来,我们都可以安排其参加专业考试,如果能够通过考试,咱们稍微给其一些照顾,自然是没有问题。”

陈天麟听到柳忠明的话,想到自己的用人标准,开口回答道:“柳院长!虽然我们无法避免那些关系户,但是想要加入我们肿瘤科,必须要有真材实料,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,只能去其他科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