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软件标志是av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艾浓浓:!!!

   她瞪着孟星辰,“骗谁呢!睡一下家沙发就要给一个亿?”

   孟星辰挑眉,“孟星寒就是这么规定的,庄园里的所有人都必须要遵守,包括我在内。”

   “不要告诉我,孟星寒是个偏执狂神经病,会定下这种变态的规矩!”艾浓浓叉腰。

   “没错。”

   “当我傻吗?”

   艾浓浓气得都不想说话了。

   她也是见过孟星寒的,那个男人的气质很冷,但是也不像是个会制定出这种变态规矩的偏执狂啊!

   沙发不仅可以拿来坐,还能躺着,还能摊着,一个软件标志是av那才能发挥沙发的最大功效啊!

   现在居然骗她,说沙发不能躺?

   这不是骗人吗!

   在树上悠闲自在的白裙红唇美女

   孟星辰挑眉,“不相信?”

   “我!不!信!”

   “那好,我让孟星寒自己跟说。”

   艾浓浓冷笑一声,她倒是想听一听,孟星寒会不会亲口承认这个奇葩规矩!

   孟星辰拿出了手机,当着艾浓浓的面,拨了出去。

   看着男人这胸有成竹的样子,艾浓浓忍不住在心里嘀咕,难道孟星寒还真的会定出这么奇葩的规矩?

  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为了让艾浓浓听到,孟星辰按开了免提。

   “什么事?”

   电话那段传来孟星寒低沉的声音。

   “我想问问,庄园里的沙发不能睡觉吧?”

 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然后传出了“嗯”的一声。

   艾浓浓瞪大了眼睛,还真有这种奇葩规矩!

   孟星辰看了她一眼,继续对着电话说:“那也不能打地铺对吧?”

   电话那头依旧是一声“嗯”。

   艾浓浓:!!!

   孟星辰勾唇,“除了沙发、地毯、走廊、花园、厨房、车库这些地方也不能睡人吧?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艾浓浓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她真的没有想到,孟星寒居然是这样的神经病!

   孟星辰最后又问了一句:“如果乱睡那就是违约,必须要支付一个亿的违约金,就连我也不能例外,对吧?”

   电话那头还是万年不变的“嗯”。

   艾浓浓:……

  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,这兄弟两个都是奇葩神经病啊!

   “那好了,没事了。”

   孟星辰这边挂了电话。

   另一头的孟星寒放下电话,盛雪落扑过来,眼睛里闪着八卦之光,“怎么样怎么样?他们两个和好了吗?”

   “大概吧。”孟星寒在盛雪落面前,总算不再惜字如金了,难得的开口解释:“他想要追回媳妇,不过方法很烂。”

   “很烂还配合他?”

   “没办法,谁让他是我弟弟呢。”

   庄园这边。

   艾浓浓的眼睛抽了下,原来孟星辰说的都是真的,孟星寒还真的订了这样的奇葩规矩!

   她忍不住回忆了下,自己上次来庄园的时候,没有躺在沙发上吧?

   要是孟星辰不说,她还真的不知道要赔违约金。

   那可是一个亿啊!

   就是卖了她也赔不起啊!

   艾浓浓纠结了一下,“我只是偷偷睡一下,孟星寒应该不会发现的吧?再说了,他是的大哥,就算是被发现了,也可以宽容一下吧?”

   孟星辰:“不行,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。既然答应他了,就会遵守庄园的规矩。”

   艾浓浓气得翻了个白眼,“那我去儿子房间睡总可以了吧?”

   “想让儿子被人嘲笑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妈妈睡?想让儿子在小伙伴面前抬不起头来?”

   艾浓浓咬牙,“那我回家,我明天再过来。”

   孟星辰眯着眼睛,“所以又打算抛弃儿子?”

   艾浓浓:……

   抛弃儿子是什么鬼!

   她从来都没有抛弃小太阳!

   “我不是……”

   “过来。”孟星辰忽然抬起手,朝着她招了招。

   那动作不要太像是在招一只狗。

   艾浓浓不想过去,站在原地。

   “我可以大方的把床分一半,这样就不是违反规矩了。”孟星辰漫不经心地说。

   艾浓浓:“不是说每个房间都住了固定的人,不许别的人去住吗?”

   “我这个房间是唯一的例外。”孟星辰说:“都几点了,还不困?明早不想送儿子去上学?”

   对啊,她还想给儿子一个惊喜,亲自送儿子去上学呢!

   不睡觉怎么能行?

   “没事,我在这里站一晚上就行了。”艾浓浓跑到墙角去站好。

   她不敢坐在沙发上,谁知道她会不会一不小心就睡着躺下了,那不就违反规矩了?

   孟星辰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。

   这女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?

   “是要我过去,还是自己过来。”

   声音中隐隐喊着威胁,“要是我过来,今晚就不仅仅是单纯的睡觉了。”

   艾浓浓也不是懵懂的少女了,当然知道他话里的威胁是什么意思。

   她在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,最后还是决定妥协。

   艾浓浓踩着小碎步,一点点的往前挪动,比乌龟的速度快不了多少。

   孟星辰气定神闲地坐在床沿边看着她,半点也不着急。

   不到十米的距离,艾浓浓硬是花了将近十分钟才走到了床边。

   她的全身紧绷,生怕孟星辰会有什么动作,她好夺门而逃。

   孟星辰又不是瞎子,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心里的戒备?

   不过没关系,来日方长。

   他既然打定主意要把艾浓浓给追回来,那就不用急于一时。

   艾浓浓见他没有任何动作,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稍稍落定。

   她小心翼翼地爬到了床上,娇小的身体缩成一团,只占据了大床很少很少的一部分。

   那可怜巴巴的位置,连孟星辰都在为她担心,怕她一个翻身就会滚到床底下去。

  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关灯,躺下。

   一片黑暗中,艾浓浓拉着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。

   她侧过身背对着孟星辰,内心慌得一批。

   艾浓浓不断的深呼吸,保持住平稳,她的手心不知不觉已经满是冷汗。

   就在她紧张得都要灵魂出窍的时候,孟星辰忽然翻了个身。

   下一秒,艾浓浓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,连带着被子都一并抢走,紧紧裹在身上。

   贴着墙壁,眼睛死死地盯着孟星辰。

   然而,床上的男人则是背对着她,没有任何动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