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这个软件是干嘛的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顾朝夕正色,一本正经地说:“谣言!绝对的谣言!”

   他不要脸地拉着苏晚的手往下,“我这里……只对有感觉。”

   苏晚气得捶了下他强劲有力的胸膛。

   结果……手疼了。

   这人,没事胸膛长这么硬做什么?

   她又气得捏了捏他光滑结实,如同蕴含了无数力量的腰线。

   顾朝夕的身材很好,属于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的类型。

   全身的肌肉,完美得如同行云流水般。

   苏晚又是捶又是捏的,他一点事儿没有,她反而手疼了。

   苏晚只能恨恨地说:“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,在这里的小日子过得那个叫挺开心呀!有个漂亮的女学员天天跟着,难怪都乐不思蜀了,连给我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!”

   顾朝夕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,“我什么时候没给打电话了?我打给的时候,都是在忙。”

   单纯美好少女白玉兰般清新柔美气质私房写真

   苏晚眼巴巴地看着他,“就不会等我不忙的时候打吗?”

   顾朝夕只觉得再也听不下去了,一把把苏晚拉过来,扣在臂弯,荔枝这个软件是干嘛的埋头堵住她的嘴,把她亲得七晕八素,喘息连连。

   许久,他睨着她,“再敢给我胡说八道,我就让三天下不了床!”

   这里是家属楼,她今天才来,要是三天不出门,别人会怎么想她?

   苏晚气急败坏地用力捶了他一拳,“要是敢搞外遇出轨,我就把阉了!!”

   顾朝夕好笑地捏住她的小手,“阉了?舍得?”

   他一边拉着她的手往下,一边漫不经心地问:“再说一遍,要把我怎么样?”

   苏晚咬唇,感觉手心胀鼓鼓的一团,脸立刻烧起来,瞪住他,恶狠狠地说:“我说,要是敢搞外遇出轨,我就让经尽人亡!!”

   “好主意。”顾朝夕笑,直接吻了下来,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。

   满室春光。

   第二天,顾朝夕一早就神清气爽地去出门了。

   苏晚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。

   其实她根本没睡多久,好不容易天要亮了,顾朝夕要去上班了,才马马虎虎放过她。

   昨晚的一夜,她简直不敢回忆。

   只要一想,全身都要烧起来。

   苏晚恨恨地捶床,快要气哭了。

   她现在特别想去揍秦朗一顿!

   这个谎报军情的家伙,明显就是在坑她呀!

   顾朝夕这像是有外遇出轨的人吗?

   这半年的存货,让她累晕过去又醒来,醒来又被累晕过去。

   现在她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办法动了!

   顾朝夕的体力简直好得不是人。

   昨晚她求饶了那么多次,他都没有放过她,要了多少次,连她都记不清楚了。

   苏晚想要穿衣服下床,一动全身就疼得像是要散架一样,她疼得又摔了回去。

   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,苏晚赶忙把被子拉过来捂得严严实实的。

   接着传来稳重的脚步声,顾朝夕手里捧着一个铝制饭盒,走了进来。

   结果刚走进来,就看到苏晚充满怨念地瞪着他。

   “怎么了?是哪里不舒服?”他急忙问道。

   苏晚:“奏凯,我不想和这头禽兽说话!”

   “对不起,我控制不住。”顾朝夕表情不自在地道歉。

   他一向强悍的自制力,在她面前完全不堪一击。

   再加上两人半年没亲热了,他昨晚是完全失控了。

   苏晚无语,他昨晚明明就跟个大银魔似的为所欲为,今天居然表现得像个良民?

   顾朝夕凑到她耳边,轻声道:“对不起老婆,我今晚会轻一点。”

   苏晚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“什么?今晚还要?”

   “嗯!”顾朝夕一本正经地点头,“我给打了饭,先吃,吃完接着睡,好补充体力。”

   苏晚吓得连忙把他推开,“现在还有回去的车吗?我要买票!”

   顾朝夕声音低低地笑了笑,又捏了捏她白皙红润的脸蛋,果断说道:“没车,这里荒山野岭的,只有采办的车半个月才出入一趟。嗯,昨天采办才出去了,要车得再等半个月了。”

   苏晚生无可地摔在床上,“我想静静。”

   “赶紧补充体力,我可不想晚上又晕过去了。”顾朝夕临出门前丢下这句话,把苏晚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 此刻,她心里内流满面只有一个念头:

   秦朗!

   我要砍死!!

   -

   苏晚凭着惊人的毅力,垂死着爬起来吃了饭。

   她把饭盒洗干净后,就开始打量起顾朝夕的宿舍。

  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,七八平米的房子,一张铁床,一张书桌台,一个小衣柜。

   客厅和卧室是一体的,在对面有两个小房间。

   一个是厨房,一个是卫生间。

   厨房干干净净的,什么都没有,一看就是从来没开过火。

   卫生间的墙上挂了好几件顾朝夕换下来,还没有来得及的脏衣服。

   苏晚扎起了马尾,挽起了袖子,用卫生间的脸盆和洗衣粉,把脏衣服全洗了。

   她推开窗,把衣服给挂了起来。

   这栋家属楼和基地只有一墙之隔,在墙上有个铁门,方便出入。

   苏晚站在窗户边远眺,训练场上号子声,声声激昂。

   她看得眼睛都酸了,都没看出来到底哪个是顾朝夕。

   因为所有人都穿着一身迷彩的作训服,想分辨出来,实在太难了。

   苏晚刚转身,忽然一阵风吹过来。

   她刚洗的衣服,直接在风中翻滚了几下,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。

   “唉唉,我的衣服!”

   苏晚惨叫一声,眼睁睁看着衣服飞到了楼下二楼的平台上。

   她飞快地穿好鞋子,准备下去捡衣服。

   苏晚跑到二楼上的平台,就看到刚才飞下来的衣服正挂在平台边缘上。

   她走过去,伸长了手去抓。

   结果,突然又刮来一阵风,她上半身的重心都在外面,一个不稳,眼看着就要从平台上摔下去!

   “啊啊!”她尖叫一声。

 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忽然从旁边伸出来一只手,紧紧地抓住了她,把她给拉了回来。

   苏晚被吓得脸色惨白,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,她这才看下向救了她的人,“谢谢……”

   她微微一愣,因为对方竟然是……